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zwb0811 的博客

条条道路都可能通罗马,这里是一条未必最好但肯定能到的(段永平)。

 
 
 

日志

 
 

夜夜安眠(摘自《穿过迷雾》——有删减)  

2016-07-15 17:34:32|  分类: 巴菲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巴菲特话说 关于借钱


无论在任何环境下,我们都会让公司保持充足的流动性、适度的负债规模、恰当的债务结构以及非常强大的资本实力。虽然这种保守的态度会相应降低我们的资本回报,但这是一种唯一能让我们感到安心的经营方式。(1980年信)


尽管我们对于通货膨胀一直保持悲观的看法,但对于举债的兴趣还是相当有限。可以确定的是,即使伯克希尔通过大量举债来增加权益报酬率,我们的负债比例还是会相当的保守。可以更加确定的是,就算我们这样做了,我们仍然有足够的财力应对比1930年经济大萧条更坏的经济环境。但我们还是不喜欢这种似乎没有问题的做法,我们要的是确定性。因此我们会坚持一项政策:不管是举债或是做任何其他事情,我们都希望即使在最坏的经济环境下也能得到一个令人可以接受的长期回报,而不是在一个正常的经济环境下,去争取一个很好的回报。(1987年信)

不依赖财务杠杆,一项好的生意或一个好的投资决策也能产生令人满意的结果。因此在我们看来,为了一点并不重要的超额收益而将我们非常重要的东西(包括那些无辜局外人——比如我们的投保客户与公司员工——的福祉)暴露在不必要的风险之下,是相当愚蠢和错误的。这样想不是因为我们年龄大了或是已足够富裕了,这是我们一贯的观点。(1987年信)

我们一贯保守的财务政策可能也是一种错误。不过我个人的看法却并不认为如此。回想起来,我们只要能够再多用一点财务杠杆(较之他人还是显得很保守),就可以得到远比现在年均23.8%还要高的股东权益报酬率。即使是在1965年,我们也可以99%地确定高一点的财务杠杆只有好处而没有坏处。但相应地,我们可能也会有1%的机会,当出现一些——不管是从内部或是外部——令人异想不到的不利因素时,使得我们原本保守的负债率会一时冲高到介乎“暂时困境”与“债务违约’”之间。

我们从来不会想要那种991的可能性,以后也不会。在我们看来,小概率挫败的可能性没有办法用大概率地大赚一笔来弥补。如果我们的行为合理,就一定能够得到好的回报。在大部分的状况下,融资杠杆顶多只会让你移动得更快而已。查理和我从来都不会让自己在一件事面前变得急不可耐:我们享受过程更甚于速度——尽管我们已经学会去接受后者。(1989年信)

许许多多的投资者,将他们私人财富中的很大一块投资到伯克希尔股票上面(应该强调其中包括我们大部分的董事会成员和主要经理人),公司的一个重大灾难很有可能就会演变成这些投资者个人的重大灾难。不仅如此,对于那些我们已经向其收取了50年甚至更长时间保费的人们,也会造成可能永远无法弥补的伤害。对于上述这些人以及其他可能会加入我们的人,我们已经承诺无论发生什么情况——如金融恐慌、股市关闭(例如1914年的股市关闭就曾延续了很长时间)、美国遭受核子武器和化学武器抑或生物武器的袭击等,他们的投资都将是安全的。(2005年信)

我已经对你们、评级机构及自己保证过,要以足够多的现金储备来运行伯克希尔公司。我们从来不想靠陌生人的仁慈来履行未来的债务清偿。当需要被迫进行选择时,我不会放弃一晚的睡眠去换取可能的额外利润。(2008年信)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