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zwb0811 的博客

条条道路都可能通罗马,这里是一条未必最好但肯定能到的(段永平)。

 
 
 

日志

 
 

写在第三个本命年就要走过之前(转水晶苍蝇拍)  

2014-01-09 09:56:56|  分类: 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岁月如刀天难猜。“当年那个锐利和被朋友评价为锋芒毕露的小子,现在已经学会享受暗淡。”这是我几乎每天都要一直跟踪的笔名叫水晶苍蝇拍的回忆,一个在股票市场里一个我非常钦佩的自由投资人,不说他的投资绩效,看他的文笔就是一个超凡的生活理解者,朴素的精神内涵,总洋溢着正性的光辉,饱满的精神素养和成熟的逻辑思维,是投资不可或缺的。他的书很快就要出版,书名《股市进阶之道》,一直在期盼中,且希望能够得到我敬佩的投资人的签名版,哪怕价格贵一点,但我相信,对投资者来说,能够得到此书实在是有点“便宜”。

写在第三个本命年就要走过之前

      时光往后看的时候总是无比漫长,但回过头去却发现它从来都是紧追不舍。岁月就是个神偷,无论你如何逆生长或者保持着与众不同的童心,它依然可以轻而易举的从你的身边一件件的带走你的童年、青春,记忆,甚至是伙伴和亲人。而我们所能做的,只有接受。

这是人生中的第三个本命年,它意味着我从此以后将成为事实上的“大叔”——虽然这个词曾经离我那么的遥远。

36年前,我出生在一个热闹的小城市。但在我懂事之前就离开了那里,现在脑海中仅仅依稀记得离家不远有一条河,邻居家有一条小黑狗。然而这两样东西现在都没了,我与那个地方也就失去了可询证的的纽带。之后我在魔都渡过了童年的一小段时光,四通八达的里弄是我的游乐场,我已经可以对此记得很清楚。然而那片弄堂现在也没了,我多次回到上海却再也回不到留下了童年印迹的地方。      再之后首个本命年轮回前剩下的日子都是在北京的一个大院里渡过的。那是些阳光灿烂的日子,每一个差生都有一个精彩的童年,因为所有的时光似乎都是被欢乐填满的(除了被老师狠批和被家长责罚的那短暂的瞬间)。那时的大院有足够的大瓦房和高墙供我们飞檐走壁,有足够的水果供我们采摘品尝,也有各型各款的小伙伴供玩耍,那时的西客站还是一片广阔的金沙滩(每当被老师赶出教室后都喜欢去那儿),一切都很完美——除了不小心付出了眼眶和后脑勺各缝3针的代价外。有趣的是,在三年级时我和一个小伙伴互相怂恿着,竟然第一次敲开了那时校花家的门,竟然我们真的成为了好朋友。至于这段荒唐下的友谊为何很快消散了,我却记不清了。      那时我以为人生可能就是这样过的,那时我最大的梦想就是未来成为一个游戏机店的老板,因为可以一天24小时免费玩街机。

然后第二轮本命年开始了。从12岁到24岁的这一轮,我从一个娃娃逐渐成为一个小伙子,从少年不知愁滋味到第一次体会到人生的无奈和忧伤,从除了玩耍和游戏机没有别的梦想到

开始拥有越来越多的欲望。在这一轮里有太多的第一次,有无数最美好和最疯狂的记忆,现在做梦似乎有80%以上的场景都是与这一轮的生命体验有关的。由于小学成绩不佳自然分入一个不怎样的中学,再由于同样没有学习的心思而进入职业高中。虽然在职高曾有短暂发奋成绩进入全年级前三并且成为区优秀班长的经历,但那对后面的发展轨迹已经毫无意义。      在这12年中,我完成了从一个学生到步入社会的转变。我曾经幻想过很多次进入社会的景象,大多是如电影般光辉的出场并在重要时刻一鸣惊人那种。然而事实是我只不过是一个最平凡的服务员,每日做着最没有技术含量的工作,别说一鸣惊人,连多看我一眼的人都没有。那段日子我好像并不开心,虽然每日下班后都成群结队的喝酒逛迪厅一直玩到后半夜,但20多岁的我已经感到这可能不是长久之计。我难道甘心当一辈子的服务员?      这时,我第一次意识到人生的轨迹原来是沿着过去的印迹发展的,我的过去并不好,但我有点儿想改变了。     辞职,重新走入课堂,这次却是如饥似渴。     终于在这一轮的末尾,我进入了新的行业。在新公司上班的第一天我的感慨居然是:终于不用上班老是站着了。     当我进入新的平台时,再回首原来那个小小天地内为了一点点利益的勾心斗角,不免觉得有些可笑。从那以后,我就认准一个道理:再不玩勾心斗角这种无聊的把戏,只考虑如何让自己的平台更大。

客观看,第一轮本命年的身体发育变化是最大的,第二轮里则是思想和心理变化最大的。第三轮开始的时候,我已经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无论身体还是头脑似乎都已经定型。      但恰恰是在这一轮,我的人生际遇却发生了最大的改变。

新行业里的日子并不轻松。It从那个时候起已经显现出了高级民工的特点,技术服务工作的长期出差更是让人望而生畏。好在,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敏锐的察觉到一个缺口:公司里销售高手很多,技术能手更多,我从哪个方面来看都不是最强的。但能将技术和市场结合起来的人,好像只有我行,而事实上这方面现实业务有着巨大的需求。从偶然的尝试,到出现类似情况已经舍我其谁,我快速的提升着在公司中的重要性。那一刻,是我人生中第一次模糊的感受到什么叫“差异化的竞争优势”。      在这一轮的前半段,我已经凭借着几次成功的大项目和一些网站上的发帖(水晶苍蝇拍的笔名正是诞生于那个期间)开始在行业内小有名气。大概也是在这轮里,第一次被人叫“老李”。当在项目庆功会上,这个称呼从甲方领导的嘴里出来的时候,我刹那间有点儿恍惚了。      职业经理人外表光鲜下却总是暗流汹涌。行业的低迷(现在已经成为资本市场追捧的新概念),职场竞争的激烈,这一切都在不断拷问我的灵魂,难道我这辈子的目的就是为了越爬越高吗?不知道从哪一天起,我对那种高压和高度目的性下的生活产生了怀疑,我却不知道这颗怀疑的种子会不断发芽并等待一个合适的时机将我推到另一种生活方式里。

在这一轮中无论是我的社会角色还是家庭角色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我从一个儿子,变成了一个丈夫,然后又变成了一个父亲。其实我想说每次我都没准备好,但后来我才明白人生没有那么多“准备周全”。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开始喜欢“顺其自然”。由于一些变故和巧合,我不再是一个职场人,我甚至惊讶于这种闲云野鹤般的日子我已经过了6年。当年那个锐利和被朋友评价为锋芒毕露的小子,现在已经学会享受暗淡。

在第三轮本命年就要过去的此刻,我发现对既往的人生颇多遗憾。但我也依然保有对未来的无限憧憬。我希望在第四轮本命年结束的时候,能再换一种活法。我不知道那是什么,可能那需要我自己去寻找答案。人生是张单程票,我们回不去了,但我们还可以选择目的地和旅途中的心境。过去的36年可能我的一切努力都不过是在为获得选择的权利和能力,但我更希望的是,当有朝一日我真的有很大选择余地的时候,自己不要反而不知道要什么了。

三十而立,四十不惑。“立”尚可言,“不惑”还差得远。迷惑既来自日常生活中的琐事,也来自于大时代的快速变革。一个人的经历叫命运,所有命运的集合叫时代。这个时代有人痛骂,有人讴歌,但更多人只不过默默的适应着、憧憬着。等我的孩子长大,我会如何向她描述我们生活的这个时代?

当然,也许我们的时代对她来说根本不重要,就像父母的时代对我们似乎毫无意义。有时候就是这样,我们总是高估自己对于社会的意义,又或者高估自己所处的时代对于历史的意义。年轻时候我很容易推崇和做出某种认定,但现在,我越来越倾向不可知论并不敢对复杂的事情做太肯定的结论。

就在我敲下这篇文字的时候,时光依然在慢慢的、但又是不可阻挡的向前流淌。第四轮开始了,我已经没有了可供挥霍的青春,我的精力正在下降,我变得更加成熟和事故,我不太像我曾经想象的未来的样子。但我也有了更多自由选择的能力,我有一个圆满的家庭,我的头脑开始可以思考稍微复杂一点儿的问题,我还保有一点儿梦想和希望。

我会继续书写属于我自己的第四轮的故事。

  评论这张
 
阅读(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